“你笑起来真像好天气。”

【胜出】City of Stars

       胜出only

       非原作世界设定

       年龄操作

       甜的


        那年你十九岁,随母亲一起去那个久违的安静小镇,过暑假。他是邻居家的男孩,你在黄昏一个人散步时遇见的,正被一群不良青年欺负。他满眼将落未落的泪水,却死命噙在眼眶里,那认真的姿态叫旁人看来,第一眼反而生出一种最可恶的是眼泪,而非那群小混混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你的心情还不错,具体原因忘了,总之你随意地赶跑了那群半吊子的不良,蹲在蜷成一团的小少年面前,你说,喂,你喜欢猫吗。你从怀中捉出那只刚才在桥洞捡到的小奶猫丢到他怀里。他手忙脚乱地接住,慌乱中胆怯地抬头看你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你瞥见他白净的脸上有零星的雀斑调皮地分嵌,却没注意到自己在他的绿眸中点燃了什么,像是寂寥的冬季草原上出现的第一颗火种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他的今生就是这样开始的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了解了原委后,邻家阿姨将这个小包裹委托给你,你瞧了一眼自家老太婆不由分说的表情和他柔软的发旋,嫌弃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你给了他一段快乐的时光————带他去爬山。在野林里用落叶烤腊肠。天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你竟然还带着他和啤酒去水库游泳。

      那么深的水,最深处大概有六七十米,蓝的像一只受了伤的鸟清澈而无辜的眼神。

 

      那天天色很好,你来了兴致,招呼都不打一声地突然就脱了衣服,裸泳。他连害羞都来不及就见你一头扎进水里,极快地向对岸游去,急得捧着你的衣服,在岸上团团转,大声呼你的名字,而你却不管他,只顾游你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尽兴后你上岸,从他手里接过衣服,才发现他眼眶红红的,哭过。你觉得甚是有趣,伸出手去揉乱他的头发,说,废久你哭了?他沉默乖顺地让你揉头,半晌,才红着脸小声地说道,胜己哥.........你........先把衣服穿上.........你一愣,既而捧腹大笑,全然不顾他窘迫地站在一边,两只白鹭被你的笑声惊起,振翅飞向山林。

 

      当你们就地而坐,天已经暗下来了。头顶浮现出灿烂瑰丽的星河。你仰着头看——在城市中从未见过的夜空——他在一旁用软软的声音向你絮絮地解说星座。你打开啤酒,恶作剧一般塞给他一罐,掰着他纤细的喉咙,硬是给他灌了两口。他呛了几声,委屈的看你一眼,然后继续说星星。说了一会,突然停了。你见他没了声音,推了他一把,问,喂,怎么不吭声了?

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天上的星星就争先恐后的落进他的眸子里,亮得惊人,歪着头,他好认真好认真地问你,胜己哥,等我长大以后,可不可以嫁给你。

       这小鬼,醉了啊。你喝着啤酒,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,答道,可以。那么漫不经心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你不应该那样回答他的,即使只是在开一个玩笑。因为他会当真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月后,你动身回学校,邻家的阿姨带着他到火车站送你,谢谢你这么多天来关照她的孩子。你摆摆手,说,哪有,客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你是真的没有特意留意那孩子——爬山,野炊,游泳......不过是你自己想趁这个暑假体验一把罢了,他不过是顺带上的小包裹。或者说,是他自己跟上来的。多亏跟得紧了,不然真得丢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你看过去,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,怀里抱着你给他的小猫,站在母亲身边,显得很乖巧。不哭也不闹,这一点让你很满意,你向来讨厌那种黏黏糊糊的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火车要开动了,你耸耸肩,朝送行的人们轻松地说,走了。然后把头缩回车厢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低下头开始盘弄手机的你或许永远无从知道,那一刻他甩开了母亲的手,孤独地跟在火车后面跑,直到追不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年他八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很久以后,你都没有机会再回去过那个小镇。他始终给你写信,从幼时稚嫩的一笔一画,到少年的清风俊骨。娓娓告诉你他平静的生活。

 

 

『今天妈妈烧了炸猪排盖饭,我最喜欢的菜,但妈妈不给我多吃,她说我的体质随她,容易胖。』

 

『最近下了几场雨,气温骤降。镇上的桂花开了,一簇一簇米粒小花。是可以单穿毛衣的季节。微凉的风吹到脸上很舒服。我的座位靠窗,于是每天上课都能闻到一室冷香。你那边呢,有没有降温?』

 

『感冒了......不知道是不是吹风吹的。开始喝很多热水,吃很多糖果。』

 

『我有时候会打开音响,放一些爱尔兰的旅人歌谣。猫这个时候就会露出一中“又来了又来了”的表情,从窗子那边跳出去。但我放爵士乐的时候,它又会跑回来。它可真有个性。』

 

『今天赶在下大雨前的最后一刻冲回家,转身雨便开始噼里啪啦倒豆子一般的往下掉。觉得真是幸运呐。』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你未回过信,只一年寄给他一张明信片。有几年是在圣诞节,有几年是在他生日时。你只写最简洁的语句。而每一次换地址的时候都会让老太婆告诉他的妈妈。让他知道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四年后,他写信告诉你猫走了。没什么痛苦,安静的就睡过去了。又过了六年,他告诉你他要去你的城市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彼时你们已经有十年没有见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你去接机,看那一团绿毛从人群中分离出来。最鲜明的颜色,像是一整个碧绿的初夏,走向你。

       当年的小孩如今眉眼已经张开了,清清秀秀,不扎眼,是使人很舒服面容,依稀还残留着一些年少时的青稚。你对他说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未婚妻。他愣了好一会儿,才注意到你身边的女人。随即笑了,咧开八颗牙,真诚的对你说,她真漂亮,胜己哥你运气真好。女人捂着嘴笑道,什么运气不运气的,当初是我追的他,你胜己哥可难追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后来两个人时,你带他以你的方式逛了这座城市,你们去撸串儿,逛夜市,唱k......某夜醉酒的恍惚间,你想起十年前小镇水库的星夜。那么亮的星星,振翅的白鹭,远处烟蓝的山林,还有遥远迷蒙的对话.........像是被泡软了的青梅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桌子对面,你听见他问你,胜己哥,如果.......你离婚了,我可不可以嫁给你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你一定是喝醉了,不然你怎么会回答他,可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读大学,你结了婚。清淡地,日子也就往前走。后来妻子决定出国,就先过去了。你留在国内,准备把手头的事情弄完了再去。

       差不多一年的时间,他从学校寝室搬出来和你一起住。老实说,不太平静,你们容易吵架,甚至是打架,揪着对方的头发不依不饶,非要对方先松手。真是头疼,你想自己肯定是疯了,不然为什么会在这鸡飞狗跳的生活中觉得无比的快乐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出国前,你将房子钥匙留给他说,给你了,想卖想租随你。

       他接过钥匙,说,不卖不租,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末了他又说,她是个好女孩。一路顺风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他仍像多年前一样,不哭不闹,开始期待些什么的却是你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你甩掉这样危险的想法,转身头也不回地说,走了。将他的目光关在身后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后来,时隔多年,沧海桑田。当你再次回到这座城市,一切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以前你们醉酒的摊位都换了。可你存着一丝希冀,踏着楼梯,又安心地发现一切似乎又都没什么两样———备用钥匙依旧按照你的习惯,放在门左第三盆绿萝下面。你笑了,摸出钥匙,开门。

 

       金属摩擦的声音让他从房间出来。看见是你,他愣了好一会儿,然后微笑的看着你,青年轮廓线条更加立体了,但眸里盛的依旧是很多年前的星光,是城市里的星星,闪闪发亮,半分未减。

        他说,欢迎回来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昂。你一边换拖鞋一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辛苦了。他走过来,给你一个轻轻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老太婆和你妈那里我已经说好了。你捞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什么?他被你的动作吓了一跳,不解地望着你。你回望。直到他恍然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不走了吗?

       半晌他红着脸低下头,不敢再看你,耳尖都透出可爱的红色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走?

       你嗤笑。

       你出国五年,离婚不过是第一年的事。剩下的四年,你去过风情的巴黎,留恋过布鲁克林,个性独立的波西米亚,清冽的柏林,甚至是壮丽不妥协的西伯利亚………还不够远吗?

       四年,都用来忘掉他秀美的双眸。却,无果。他的身影,融进每一道风景。如果这样还不够,走?往哪儿走?

 

 

       俯身贴上他的唇,你用一个吻作为回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嗯。不走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#谢谢看到这里的你#

评论(9)
热度(30)
© 鲸鲸鲸鲸鲸鲸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