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笑起来真像好天气。”

【胜出】 七日谈

○死亡预警………算了(喂
○绿谷pov,原作世界观
○第一次尝试这种写作方式x
○那………看看?

你离开的第一天,留给我最后的意象,是摔得震天响的门。

「但这没什么。这没什么。」

坐在满地的狼藉上,我想。

我们不是第一次争吵。即使这一次让我的胸口有一点烦闷,但,反正你还会回到我身旁。








你离开的第二天,我差点回不了家。

这可都是你的错。因你每天都要先我一步回家,再骂骂咧咧地给没带钥匙的我开门,才让我养成了不带钥匙的坏习惯。

「好吧,我说谎了。」

在门口坐下,环抱着冰冷的膝盖,我想。

一开始是真的忘记带,但到后来却是存了一份卑劣的私心,希望能每天都被你看似很凶,实际上很温柔的,点着脑袋数落一遍。这样我才满足。

我是不是太贪心了?

你是因为这个才走的吗?








你离开的第三天,邻居问我最近怎么都是一个人。
她没有问我其他的事,因为我看上去与平时没什么两样。英雄应该时刻带着微笑,我一个人也能将自己照顾的很好。

「最起码是看上去很好。」

拿着新配的钥匙开门,冲空屋子喊一声“我回来了”时,我想。

秉持着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原则,我认为自己的坚强固若金汤。可你啊,你啊,总是能轻易洞察我所有惴惴的不安。那些逞强在你面前像纸糊的窗,被察觉,被看穿。你是我允许自己丢盔弃甲的唯一港湾。

今天的我也在逞强啊。

你在哪儿啊?










你离开的第四天,玻璃划破了我的脚掌。

我一直没敢打扫,每天都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碎片。别笑,我的确在守护着它们。好似这样,一切都还是你刚关上门的那一个刹那。下一秒门被打开,你拥我入怀,所有的悲伤都不再悲伤,所有的故事都重头再来。

「可奇迹能发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。」

看着玻璃渣上粼粼的鲜血,我想。

彼时你气盛,手一扫,杯子,陶盘,瓷碗,就摔下桌子四分五裂。你在一地热闹的破碎声中一愣,复又回过神借着这狼藉撂下狠话后,夺门而出。我未出一言挽留,撑着头跌坐在沙发里,因自知无用。只是现在想起,我不禁暗暗埋怨起来——外面不比家中,你当初为何不捡一两件常用的衣物?于此,只能怪这玻璃上的红太美,美的,让我想起了你。

甚至,在它的低低梦呓中我隐约获悉,你不会再回来的事实已经尘埃落定。









你离开的第五天,我休假在家,翻箱倒箧。

好啦,算我承认,是有一点点累。更何况也是时候将房子整理一下了,不然这遍地的爱情遗骸只能叫我徒增伤悲。

「一个人的痕迹要多久才能清除?」

清扫的空闲,滩在木地板上,我想。

扔掉他常穿的黑色背心,收起白色袜子,情侣款的牙刷,拖鞋,毛巾,睡衣………通通弃了罢。那么剩下的那一份未免也太过悲凉,让我试试全部打包………

不够。

不够。

他仍在脑海。

或许还需要些陌生的慰籍。拜托,再多宽限我些时日。这样我才能生出些许勇气,说,自己可以忘掉他指尖淡淡的硝烟味,听到来世的第一声鸡啼。







你离开的第六天,知更鸟为我带来了你的消息。

暮色四合间,夕阳像你的眼睛。它注视着我,却又沉默不语。

远方来的讯息摊在膝头,风涌进来翻动它。

我心想,「差不多啦。」








就这样到了第七天,第七天我盛装出席,款款立命。

不再温暖柔软,不再凶狠张扬。我知道,我知道,躺在那里的,是最真实的你。七天前,你自知前路一方殊途,欲以最恶劣的行径将我逼退———

傻瓜。

我说,火红色,我要为你唱这样的挽歌。你与黑色无缘,你生来属于明亮的世界。

微微颔首,我为你再披上一件非婚礼华服。哦,等等,你的手是冰的,嘴唇又太白。没事,没事,不用担心,我早料到这一点,为此特意多准备了一个吻。

这个吻当然无法将你唤醒,上帝很早以前就关门落锁,选择冷眼旁观 。

「不过,没差。」

我的视线瞄到角落里餐刀反射出一道调皮的寒光。

身体里多出一片冰凉的感觉让我微微眩晕,人影攒动,他们在喊什么?我已无从分辨。力量像春天里的冰川融雪,迅速地流逝。但这没什么。这真的没什么。




「马上就能见到你了。」

一想到这里,我终于开心起来啦。






#谢谢看到这儿的你#

:-D希望有评论(喂


评论(6)
热度(13)
© 鲸鲸鲸鲸鲸鲸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